• 博雅收藏旗下网站:

近现代名家赏析:吴冠中

发布日期:2015-09-07

吴冠中(1919—2010),江苏宜兴人,当代著名画家、油画家、美术教育家。油画代表作有《长江三峡》、《北国风光》、《小鸟天堂》、《黄山松》、《鲁迅的故乡》等。个人文集有《吴冠中谈艺集》《吴冠中散文选》《美丑缘》等十余种[1]  。

2010年6月25日23时57分,吴冠中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91岁。 

【字画作品拍卖价格】 

吴冠中在50~70年代,致力于风景油画创作,并进行油画民族化的探索。他力图把欧洲油画描绘自然的直观生动性、油画色彩的丰富细腻性与中国传统艺术精神、审美理想融合到一起。从70年代起,吴冠中渐渐兼事中国画创作。他力图运用中国传统材料工具表现现代精神,并探求中国画的革新。 

据雅昌数据不完全统计,吴冠中国画从2000年至今年春拍上拍数量1092件次,成交数量920件次,成交额约23.4亿元,成交率84%,平均41.5万元一平尺。吴冠中油画从2000年至今年春拍上拍数量364件次,成交数量293件次,成交额约15.6亿元,成交率80%。 

  在2011年北京保利春拍“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吴冠中重要绘画作品”专场,拍品成交率100%,取得总成交额近5亿元的好成绩,使吴冠中成为中国拍卖史上迄今为止个人专场总成交额最高的艺术家。 

    2011年11月19日,备受瞩目的吴冠中巅峰之作——《长江万里图》在北京艺融秋拍现身,起拍价为8000万元,经过多轮竞价,最终以总成交价1.495亿元(含佣金)成交,超越了同年在北京保利春拍中以1.15亿元(含佣金)成交价的《狮子林》,刷新了吴冠中单幅作品的拍卖纪录。专家指出,吴冠中的作品未来将继续保持上涨趋势,限制出境政策不会影响其作品市场。目前拍卖市场的成交在1亿元人民币左右,下图为拍卖市场的价格表。

《吴冠中字画作品拍卖价格表》

【字画作品欣赏】
狮子林  1983年作 (1.15亿,2011年春拍)

 “我作过一幅《狮子林》……画面五分之四以上的面积表现的是石头,亦即点、线、面之抽象构成,是抽象画。我在石群之下边引入水与游鱼,石群高处嵌入廊与亭,一目了然,便是园林了。”这是吴冠中先生对自己作品《狮子林》的描述。《狮子林》是吴冠中最为重要的艺术作品之一,之所以说重要,是因为这件作品所表现的苏州狮子林和吴冠中先生一个重要理论观点的提出有关,这就是在中国当代美术史有着重要影响的“风筝不断线”的理论。

狮子林为苏州四大名园之一,因园内“林有竹万,竹下多怪石,状如狻猊(狮子)者”,又因天如禅师得法于浙江天目山狮子岩,为纪念佛徒衣钵、师承关系,取佛经中狮子座之意,故名狮子林。关于狮子林的画作,古往今来,特别是元明清以来,有记载的即上百幅,不过大多为写实作品。吴冠中独辟蹊径,以点、线、面相结合的方式,引领观者进入抽象雕塑般的奇幻世界。

画中假山均以线条勾出,直线、折线、曲线及弧线等等的组合,雅致大方,变幻莫测。假山形状各异,有的玲珑剔透,有的气势磅礴,有平易近人之情,有光怪陆离之状,千奇百怪,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大量线条的运用使画面极富东方神韵,不过运笔并不追求传统意义上的笔锋和顿挫,而是流畅、明快、飘逸的。在疾徐挥洒间凸现的节奏感、韵律美,在大片色块烘染下产生的富有平面感的张力,使画面产生一种全新的美感。既有传统中国画之气韵,又有西方绘画之形式趣味。与假山的抽象相对应的是,假山上的亭台楼榭、长廊、竹林以及近景的鱼塘均有较明确的形象,接近于传统水墨画。水面以淡墨略加渲染,表现出一种光影可鉴的效果。长廊中如织的游人和水中游动的金鱼、飘动的浮萍,使画面静中寓动。整幅将形式之美与优雅的意境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且尺幅巨大,气势磅礴,乃体现吴冠中抽象画最高水平的一幅佳作。而该幅作品也是吴冠中点线色彩系列中留存在民间的尺幅最大作品,甚为难得。

网狮园  纸本彩墨 八十年代 (5175万,2011年6月北京匡时春拍)

苏州四大名园之一的网师园,虽规模不甚庞大,设计却是极佳,曲折而雅致,素淡而恬静。吴冠中多次故地重游,如访旧友,更是从中提取多幅画图。八十年代,正是吴冠中画作由色彩向水墨,由具象到抽象的探索期。
此幅《网师园》,尺幅巨大,是吴冠中在这一重要时期,‘一切景语,皆情语’之力作。黑瓦白墙江南清韵作品采用黑、白、灰三种基本色主导,统领画面。以大块墨色写就黑瓦屋顶,以富于律动的淡墨线条画出窗棂、曲桥、山石与池塘,留下宁静的天空与白墙。寥寥数笔,江南清丽娟秀的情调便跃然纸上。古树峥嵘虬枝张扬如果说黑白灰三种基本色,所描绘的房屋、天空与池塘,横向的分割了整幅画面,形成静谧的氛围。那么这份静谧就是背景,是陪衬。所衬托的,是画面正中四棵身躯硕大、姿态各异的峥嵘古树。古树一棵伏卧,身如巨龙;三颗挺立,或伸展,或虬曲,直上千仞,顶天立地,像大夫,像将军,像神话中的天神。力争上游的张扬线条,打破了‘横’的势力统治,性格倔强,生命顽强,爆发出画面的最强音。
   江南小城  镜心 设色纸本

这是吴冠中故乡江苏宜兴一个角落的特写。一条小路蜿蜒曲折向内伸延,深不可测;而左面的房屋层层迭迭,层次丰富。墙,本来是很实在的物体,作者却以白色主调和淡墨渲染的「虚」处理之;路,本来只是一个空间,但在一大堆墨和色点所组成的「面」的代表下变成了「实」。乌黑的瓦和洁白的墙是吴冠中表现故乡的特定绘画符号,也成了其作品的一种形式美。白的墙是「虚」的「面」,黑的瓦是「实」的「点」,作者又在墙上似乎随意却是用心经营地点上数点墨块,与黑色的瓦互相呼应,黑与白强烈的对比,虚与实的相生和互补,是吴冠中作品的独特艺术语言,亦是他成功创造的别树一格的超凡艺术境界。墙的边和树的枝干是此作品中表现线条的地方,粗细直曲线条的相撞和密散的分布,加上斑斓的绿色细点,自由奔放,洋溢着茂盛树林的跃动的无比生命力。

 

 交河故城  镜心 设色纸本 1981年作 (3700万元,2007年5月北京保利)

《交河故城》用极为简略的手法,将故地的自然地貌、城市风情展现在人们面前,显得端庄、沉静,充满了从容不迫的大气度。有人说:吴冠中是大气魄和孩童般的天真的奇妙综合,这话没错,在吴冠中的画中,我们从来也找不到一点不必要的细枝末节,他永远是把对象简化到极致,《交河故城》的结构是如此紧密,我们无法想象可以在任何地方添加一堵墙或一根草,但吴冠中洒上去的那些看似毫无意义的墨点,却不可思议地使整个画面充满流动的韵律。在色彩的使用上,吴冠中同样做到了既简约、又精确,画中色彩既少且淡,但山顶城堡的一抹夕阳,画面左下方的一方印章,巧妙地使整个画面达到了完美的平衡,天空的淡绿则调和了整个城市的淡红色,使画面充满生气。
《交河故城》被学术界认定为吴冠中先生一生艺术造诣的里程碑,此作品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中闪闪发光,影响深远。
“史学家看交河故城,说不尽故国往事;画家看交河故城,历史的波涛已凝固在块面的起伏间,断垣残壁中更刻画着几千年的纵横线纹。时空浓入我这一平方公尺的图画中,尤驱不尽凭吊的鸦群。”这是吴冠中先生自己对于《交河故城》这幅作品所撰写的散文诗般的注释。当人们面对这幅作品,会很自然地联想到另一幅堪称姊妹篇的《高昌遗址》。
两幅作品,虽名称不同,却是对同一地点、同一风貌的同样抒情地写画。高昌、交河是我国丝绸之路上消失的两座楼兰国古城,是二十世纪重大考古发现。交河故城,在今新疆吐鲁番西北五公里处。自西汉至后魏,车师前王国建都于此。公元450年为高昌所并,置交河郡于此。唐灭高昌后置交河县。至元末明初而荒废。据考证,《交河故城》的绘制时间早于《高昌遗址》,其作品的重要性及影响大于《高昌》,很多是画家印象更为深刻、感受更为真实的更具真情地描绘。此幅作品中残垣之上的无边天地间,更描绘了千百只盘旋飞翔的鸦鹄,更深刻地展现并揭示了荒原古堡的凄凉与历史的沧桑巨变。使观者站在画前会被其震撼及吸引。

 石头林里有人家  纸本水墨 1978年作

    走进石林但见片片白石,层岩耸翠。传统的构图方式,外加点线的勾勒,出现了这幅隐逸于深山之中的石头林。户户院落藏匿其间,乍一听似乎还能感觉到鸡犬相闻般的世外桃源的景色。勾勒在画面上的线条,展现的是吴冠中对于绘画的理解。点线的组合构成了完美的画面,而当一幅画组成之后,点线就变成了画的血肉,而画面就是一份对于世界的诠释。 “笔墨等于零”是吴冠中对于绘画的独特理解,脱离了画面单独的线条,颜色都是零。石林深处隐匿的人家,在山与水之间有着江南小桥流水的精致细腻,而石林的描绘有着北方山川的高大恢弘之气。但两种意境在画面上却形成了和谐的统一。三远式的构图,使得山川不再突兀,近山远山的存在扩充了画面的空间感,使得画面得以立体的出现。简单线条的勾勒,使得画面清新淡雅,有一种素面的气息。正如倪瓒那简洁的画面一样。使人纵览画面却没有任何束缚。而隐匿在画面深处的村落是画家的理想的寄托所在,一弯清水的阻隔,没有了外事的争吵,自由自在于山水之间。


   向日葵  速写 1978年作

    吴冠中极力推崇荷兰画家梵高,但是以向日葵为题材的画作并不多,现在所见包括本幅在内的速写有两张、油画两幅以及彩墨一幅共计五幅,并多创作于70年代中后期。

    吴冠中的作品总是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即使是一幅只有黑白两色的钢笔速写也不例外。他在非确刻画了物象形体的同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视觉形式构成的试验上,画面可以被拆解成各种形态意味深长的点与线,它们之间相互生发、相互制约的张力关系,才是他最为着迷的。尤其是他用来表现葵花子的短线,粗、硬、密集,跳动不安,构成了一个视觉漩涡,令人晕眩。


  鲁迅故乡  镜心 设色纸本 1977年作

    吴冠中生长于宜兴,江南水乡,如苏州园林、周庄风貌等常见于他笔下。本幅未标明取景具体地点,若参考他在同年所写的油画《鲁迅故乡》及翌年(1978)同一题材大型油画,正是鲁迅故乡的绍兴水乡。

    画家忆述七七年的油画《鲁迅故乡》:七十年代去绍兴写生,作鲁迅乡土数幅,此其一。曾乘舟画中行,去鲁迅外婆家安桥头。而细心对比与油画版本的构图,除创作年份相同外,取景地点、角度及处理手法,几同出一辙,故本幅正是《鲁迅故乡》的彩墨版本,也符合了画家速写、彩墨、油画三种媒材施于同一题材上的创作习惯。

    他采用全景式处理水乡,选人家密集的大块造型作为画面的构成主题,然后,绿水绕人家,河网穿具间,绕其周,于是有块面,有了脉络……从山顶俯视绍兴城,黑、白、灰色块构成动人的斑驳绘画感……近处房屋只兀顶,都是黑块,远处才见墙面的白块。明亮的白块坐镇画面中央主要部位,因之反其道而行之,前景房屋多见墙面,远处倒多是黑压压的房顶,主要是为了画面黑白构成的效果,正是构图窍妙所在!画中增添了绿树林荫于右下方作前景,将半隐于树后黑压压的一片乡舍分割两半,视线须越树丛方能触及水乡房舍,将主景推移得更深更远。房舍聚落蜿蜒曲折向外伸展,中为纵横交错的水道分隔,直延向远方水光接天,帆影点点处,令画面天地开旷宽广。画中色调明快清朗,黑屋顶、白块墙间缀以红绿彩点,格外醒目,也是画家一贯用色之微妙灵巧!


义务劳动  水彩 1960年作

    吴冠中带有抽象意味的彩墨与油画作品,影响巨大,以至于他在其它领域以及早年写实性作品中的实践显得不为人知。在这幅海南岛的水彩写生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画家扎实的基本功,和对水彩特性的深入理解。画面造型准确,比较写实,显露出时代风气对画家的影响,在他的作品中也是珍贵而独具价值的一幅。

【吴冠中作品视频欣赏】



【人物轶事】

淡泊与专注

在吴冠中先生眼里,艺术市场受到人际关系、利益包装、经济沉浮等人们无法回避的因素影响。庄子曾谓“凡外重者内拙”。吴冠中则如是说:艺术是自然形成的,时代一定会有真诚的挽留和无情的淘汰。艺术市场是一面镜子。但上帝只会关照一心去创作的画家,而不是光照镜子的人。智者所见略同。

关于“笔墨”

吴冠中:这个观点太陈旧了。我的意思是第一不能离开画面,脱离了画面,单独的线条、颜色都是零。笔墨不是程式化的东西。

一以贯之

1991年9月,吴冠中整理家中藏画时,将不满意的几百幅作品全部毁掉,此番被海外人士称为“烧豪华房子”的毁画行动,目的只有一个:保留让明天的行家挑不出毛病的画!不久,笔者便亲身领略了吴冠中的认真劲儿。1993年初,人民日报海外版、解放军报与香港东方艺术中心联合举办“东方杯”国际水墨画大赛,邀请吴冠中评委会主任。评奖的当天上午,七十多岁的吴先生准时来到人民日报社,穿一身休闲的西服,脚着运动鞋。

第一轮,淘汰不佳的作品。礼堂四壁挂满画作,有的只能放在地上。粗劣不堪的作品自然遭淘汰,但形式不错的也会有同样的命运。每每见到模仿评委画风的作品,评委们都会会心一笑:拿下!所有模仿作品一概落选。模仿妨碍艺术家的真情流露。担任评委会主任的吴冠中给大赛的题词是:“自家真情,勿效东施。”

第二轮,评一、二、三等奖及优秀奖。吴先生认真地审视每一幅作品,远看近观,有时屈膝下蹲审视作品,不时在小本子上认真记录,整整忙碌了一整天。

1993年11月,74岁的吴冠中状告两家拍卖公司拍卖假冒他名义的伪作《毛泽东炮打司令部》侵权,要求对方停止侵害、消除影响、公开赔礼道歉,同时赔偿经济损失。最终,吴冠中胜诉。“骗得了今天的人,骗不了明天的人,”吴冠中告诫人们说。

吴先生曾经形象地概括了处理出入关系的诀窍。他曾这样为青年画家指点迷津:“你一定要穿着大师的拖鞋走一走,然后把拖鞋扔了,在穿和脱的过程中,你就会找到自己。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吴冠中曾在文章中写道:“从艺以来,如猎人生涯,深山追虎豹,弯弓射大雕。不获猎物则如丧家之犬,心魂失尽依托。在猎取中,亦即创造中,耗尽生命,但生命之花年年璀璨,人虽瘦,心胸是肥硕壮实的。”自评新作道:“反刍之草,沧桑味苦,却更接近人生真味。思往事,往往更概括,更突出了某处眉眼,画面随之而呈现简约,强调创痛,呈现无奈——人生之曲,不凭音色悦耳,当亦有未老、将老或老之知音。”吴先生曾说过“一切艺术不止于音乐,而进于诗,诗更蕴人情”。他还说过:“我说过这话,齐白石可以没有,多一个少一个也无所谓,但是鲁迅不一样,我是单从社会功能上说的,他们的影响不一样。齐白石画得很好,我也很喜欢,但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需要鲁迅。少一个鲁迅,中国的脊梁要软得多。”